查看: 181 | 回复: 0

一个中国,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Nr.011)

楼主
 

蓝海白鸥
2022-7-29 9:22:05
一个中国,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Nr.011)


          (“一” 字开篇  我的航海故事  Nr.011)

           (散文)     文/ 王德章
                                                                               
       1974年的春末,天津远洋金沙轮,作为悬挂着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的中国远洋海运之第一船:首创历史、环球首航。
       我轮从祖国青岛出发,中途挂靠上海、 香港、槟城,绕过好望角,挂靠大西洋上的加纳利群岛上的拉斯帕尔玛斯港加油、加水、上伙食,继续北上。先后抵卸英国伦敦与荷兰鹿特丹。卸毕,原以为就在欧洲港口受载之后,可按原路返航。然而,世事总有颇多的意外,也就导致玉成了诸多的第一次。
      这不, 遵照中远调度命令,我轮空放大西洋 ,赴古巴受载其作为抵债物资的一万多吨蔗糖。
      环球首航,这是一个新课题、新任务、新创举。特别是中国政府第一次派遣自己的远洋货轮,远渡重洋去载运古巴曼萨尼略港载运一万多吨蔗糖,道远而任重,这不仅是一次长途跋涉的货物运输任务,而且更是一项意义深远的政治任务。要不然,中国驻荷兰大使馆的郝徳清大使,遵外交部指示,不至于两次亲自率员来船,第一次来主持召开首航古巴的动员誓师大会,第二次带着国酒茅台来为我们金沙轮壮行。
      船从鹿特丹空放古巴,在曼萨尼略港受载古巴砂糖,启航,归途中挂靠牙买加金斯顿港加油、加水、上伙食,拟取道巴拿马运河返航回国。
     那一日,0000-0400的二副航行值班,夜航在加勒比海海域,船长孙维钧加强在驾驶台,先是在雷达回波上,发现在本船前行的航路上,有一个黑点,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近,看得见对方在一闪一闪地给我轮打着灯光信号。
     上海籍孙船长嘱请当值的张二副回应联系一下。二副苦笑着答:灯语早已还给海校的老师啦。
     孙船长无奈地自叹一声:你小青年居然同我老头子一样的健忘啊,我们在海运院校驾驶系都专业学过的,因为不经常用,所以久而久之、自然而然也就都还给老师啦。
     这个时候,正在驾驶台上欣赏加勒比海夜景的Mr.Gao(上海人,国防科委第22研究所的同志,随船出海远航执行某任务)建议孙船长:阿拉听报务员王德章说过,伊拉在部队学过旗语和灯语,是不是叫上来弄一弄。孙船长一听大喜过望,让值班水手姜锡莱来我房间叫醒我。
     我奔到驾驶台一看便知端的。按国际通信规则,拎起信号灯朝来光方向偏右五度,回复过去一个“长划”的灯语,表示 “ RCVD  &  OVER / 收到  和 请发 ”。对方噼里啪啦地发过来一大串灯语。
     原来这是美国海军的一艘军舰,耀武扬威地挡在我轮前行的航路上,询问我轮的船名,船舶电台呼号、船籍港、国籍?装运什么货物、从哪来、到哪去?
     我据实报告给孙船长、温(庆山)政委。 
     遵照船舶领导指示,答复老美。
     唯独在关于我轮国籍的英文表达上,美国军舰居心不良、处心竭虑地故意制造“两个中国”,一而再、再二三地试图非得要我方自认是“the  Republic  of  China / 中华民国” 。
     我把这美国军舰的灯语内容报告给船长政委。温政委一点也不“温”,严肃地指示我,在这大是大非的政治问题上,我们决不能含糊妥协,清楚明白地告知它;一个中国,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我奉命迅疾地打过去一串灯光信号:“attention please ,Our Nationality i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There is One China in the world,and  It isOnly One/敬请关注:我们的国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中国,世界上只有唯一的一个中国”。
      事关这个大是大非的甄别和表述,在英语的意思上仅仅在于是否有无一个英文词组“Poeple’s/人民的”,这是一个细节;然而细节不小,细节往往反映忖托大事,今在此政治意义上,却是兹事体大。大连海运学院无线电系的英文教授曾多次“敲黑板”:传道、授业和解惑,重点教导我们必须得 、必需得予以关注重视以及融会贯通。
        我还郑重地、友善地提醒美方:“Mind you Please: It is on Blue water/请注意:这是在公海”。
     “狭路相逢勇者胜”。美国军舰“有病自得知”,它自己也晓得,如果就此继续没完没了地胡搅蛮缠,那是自找没趣,没啥道理,没啥说辞,也就啥勇气和底气,只好乖乖地自动让路,悻悻而去、游弋走啦。       
     孙船长感叹地说:诶,“灯光信号呀灯光信号,真正是“学到用时方恨少”,今朝碰着喋能紧急情况,关键时刻就“懵特、憨犊”啦。谢谢小王,回到上海,阿拉请侬吃南翔小笼 ” 。
      我羞涩地说明:“难者不会、会者不难”。只不过是我正好在海军舟山基地枫树湾收信台战备值勤,部队倡导“一兵多学、一兵多用”之际,有机会被派到海军定海大屿宫信号台,学习掌握了莫尔斯视觉通信:旗语和灯语。多一个学习、多一门技能。好比是百年不遇,今天居然遇上了、也用上了。我好开心、好高兴、好激动,同时也好感激、感恩和感谢海军舟山基地:人民解放军真是一所大学校啊!(字数:       )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登录
个人登录:     企业登录:
登录账号:
登录密码:
举报
举报地址: http://crew.sol.com.cn/luntan/forum_msg.asp?solid=akkafdi
举报内容: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