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3 | 回复: 0

一枚槟榔卡拉奇  (散文)(Nr.007 )

楼主
 

蓝海白鸥
2022-7-29 8:49:19

一枚槟榔卡拉奇  (散文)(Nr.007 )“一”字开篇  我的航海故事 Nr.007  

    /王德章   

 

     话说巴基斯坦有特产:一棵棵的槟榔树;卡拉奇有奇观:一枚枚的槟榔果。人们的最爱就是“嚼槟榔”。 

   一天,天津远洋栖霞山轮抵靠本港将装运黄麻赴欧洲。

    我轮水手小刘发高烧,遵船长联系安排,由船医小魏与我护送他去当地最好的医院看医生。 随即,卡拉奇港“代理”叫来一辆救护车/Ambulance,代理先生和司机并排坐在驾驶室,我们三在车厢里。刚一坐定,车就像一支离弦的利剑,飞也似地驶出了港区大门。

     车顶上红蓝相间的灯光信号频频闪亮,并不间断地“呜呜”着报警声,提醒人们让道:救死扶伤、尊重生命!一路礼让,一路疾驰,可是,就在刚要拐上一条高速公路的转弯口时,突然“吱啦”一声,紧急刹车了。我一惊,还不知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的事儿呢!岂料有惊无险,原来只是司机看到路边有一专卖槟榔果的小摊。摊主笑眯眯地迎上前来。我听得他们叽哩呱啦一阵“巴语”;看得司机先生一手付钱、一手拿着槟榔果,随手给代理一枚,他俩就张口嚼上了。

    我正纳闷:这槟榔何以具有如此巨大的魅力和魔力呢?请看吧,他们老哥俩就像经过专业化军事化训练过的一样:嘴一张,手一扬,一个极其娴熟、极其漂亮、极其潇洒而优美的抛物线小动作:只一闪、一条弧线,一颗槟榔果就准确无误地抛入了口中;然后砸吧砸吧着嘴,嚼呀嚼、嚼呀嚼,不停地嚼。 一路上,我情不自禁地好奇而有趣地看着他俩:腮帮子,好似青蛙打鸣一样,一鼓一瘪、又一瘪一鼓,想必是那个槟榔果捣鼓在口腔里作左右运动的缘故。一果在嘴、其乐无穷,一副春风得意、忘乎所以的惬意样子!

       代理先生介绍说:我们卡拉奇人特别嗜好这一口槟榔,就像欧洲人酷爱口香糖一样,甚至推而广之,对于整个巴基斯坦人来说,烟可以不抽、酒可以不喝,但是,这个槟榔果是不能不嚼的呵!

        他还告诉我,巴基斯坦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有帕坦族,信德族,旁遮普族和俾路支族等四大民族。其民族虽不同,但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爱好和传统,那就是:嚼槟榔。可不是吗? 在这里,无论是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豪富巨商、绅士小姐,还是衣衫烂缕、食不果腹的贩夫走卒,苦力或是街边女,对于槟榔,都是爱之如命、嚼之成瘾的。在社会交际上,不论是开会议事,还是待人接物,按惯例和常礼,总得先敬端上一枚槟榔果再说。然后,“言归正传”,方可交谈办事。

        在卡拉奇,我踱步在港区、徜徉在街头、闲逛在公园,都会时不时地遇到和看到擦肩侧身而过的当地人,行色匆匆,往往会突然停一下,只见得和听得有人大嘴一咧,“卟”地一声,吐出一口通红通红的“鲜血”。我这人素来胆小,尤见不得血,冷不丁猛然见红,不由得心惊肉跳、血压升高手冰凉,浑身起鸡皮疙瘩。但当我镇静下来,安心定睛一看,方知又是有惊无险,原来这并不是“血”,而是人家吐出的槟榔口水!

        巴基斯坦全境地处亚热带,阳光充沛,雨水也充沛,花多、鸟多, 树木也多。但这多中之多,多中更多的还是槟榔树多、槟榔果多,多得满眼都是,多得不可胜数啊!在市郊,我们有机会去踏青。我登高四眺, 放眼田野,只见一座座山岭,一垄垄田埂,一株株槟榔树,密密麻麻、郁郁葱葱。竖看成线、横看成岭。那高瘦而又挺直的槟榔树,青枝绿叶,生机勃勃。在微风中轻吟起舞,沙沙作响。蔚为壮观,令人称奇!

   魏船医告知我说:槟榔的主要成份是槟榔碱。具有兴奋胆碱受体的作用,有利于增强胃肠平滑肌张力,增加肠蠕动,丰富消化液分泌,增加食欲。可用于治疗水肿、大小便不良、寒湿引起的脚气肿痛。据魏晋年间成书的《名医别录》记载槟榔:“气味辛温无毒,主治消谷,逐水除痰,澼杀三虫,伏尸寸白”,就将槟榔的药用价值延伸至治疗胆道蛔虫、血吸虫、消化不良以及腹胀等疾病。相传,最早,槟榔是一种杀虫剂。相传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后,开始征百越,但南方炎热,并多原始森林,瘴气弥漫、瘟疫横行。后在当地京族人的指导下,嚼槟榔,御瘴气 、祛瘟疫。槟榔成为继烟草、酒精、含咖啡因饮料之后第四大最常用的提神、刺激神经的物好东东。南亚地域除巴基斯坦之外,还有的印度、斯里兰卡、孟加拉,以及印度洋和太平洋的一部分岛屿,  还有海南是我们中国最大的槟榔产地,云南、广西、福建、台湾和湖南盛行槟榔,尤以湖南为最甚,“槟榔加烟,法力无边”,是槟榔的主要受众:槟榔的地位相当于男人的香烟、女人的小零食。人们几乎都有嚼槟榔的习惯,不论是国内国外,也不论男女老少,耳濡目染、渐渐成瘾。习嚼槟榔人的标志性特征就是那一口被染成黑褐色的牙齿。

        在卡拉奇港,我跟着大厨去买菜,难为情地向摊贩讨要一枚槟榔试吃,当咬上第一口的瞬间,还没有怎么嚼呢,只觉得一股清凉的味道直冲鼻孔,还没来得及吃完,就感觉头有点儿晕,像微微喝醉了酒一样。感觉舌头上有一点儿苦涩、喉咙口有一点噎、胸口有一点闷。

   每当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的中国远洋货轮抵靠本港,一众官员诸如:海关、卫检、港警,还有港口的大小工头、码头工和仓库工,不请自来、川流不息;顾客盈门、门庭若市,纷纷上船来找Doctor/医生”。为啥?说起来很简单也很好理解,只为小事一桩:就是请求中国船医给他看一下那一口牙!对于卡拉奇港来说,中国远洋货轮是最受欢迎的外国船舶没有之一;对于卡拉奇人来说,中国海员中的船医是他们最受欢迎的外国海员同样也没有之一。这是因为卡拉奇人爱嚼槟榔,而槟榔给人的害处是极为容易磨损牙齿的咬合面,使得牙齿动辄酸软疼痛,最后会引发牙髓炎。人们常说“牙痛不是病,痛起来可要命”。嚼槟榔,久而久之所得的牙病自然就成了巴基斯坦普发的流行病,于是中国远洋海运货轮上的船医在此被尊奉为世界上最可爱的人! 

 (字数:    )

 

(字数: 2339)

快速回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帖 登录
登录
个人登录:     企业登录:
登录账号:
登录密码:
举报
举报地址: http://crew.sol.com.cn/luntan/forum_msg.asp?solid=akkafki
举报内容: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