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介担保|团购|租船|船舶买卖|船员招聘|英才|备件物料|船管|物流在线|保险|资讯|指数|会展|工具|蓝页|航运情报|航运论坛
资讯说明

船员招聘网“船员市场资讯”提供与船员相关的权威资讯,最新的船舶资讯、最精彩的船员经历、最全的国际航运信息,尽在船员市场咨询栏目。敬告广大船员朋友们:查看最新的船员及相关资讯,不用东奔西走,赶紧来“船员市场资讯”。

船员市场资讯搜索
当前位置:船员招聘网 >> 船员市场资讯 >> 那些关于船员的保险制度,你是否了解?

那些关于船员的保险制度,你是否了解?

发布时间:2015-2-9 9:31:15 阅读:1397

那些关于船员的保险制度,你是否了解?

按:劳动合同法实施多年,国内对劳动者权益保护日益重视,但船员这一特殊群体的劳动者权益是否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呢?我国关于船员保险的制度是怎样的?存在哪些问题?本期推送文章介绍有关我国船员的保险制度。

一、一个关于船员工伤保险的案例

1、案情简介

一名事业单位的船员在船上因病死亡,由于用人单位声称没有为船员投保工伤险,但还是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赔偿船员家属50万元人民币(扣除了丧葬费和家属前往船舶所在港口的往返路费)。后该用人单位要求死者家属签署一份赔偿协议书,并在协议最后附加一个限制性条款,即死者家属得到赔偿款后,不得以任何方式再向用人单位主张任何索赔权利。

家属事后感到不公平,随即向用人单位索要劳动合同,以便了解是否还有商业保险等。用人单位回复说,因为是事业单位,没有签订劳动合同;虽然有六十万元的商业保险,但投保人是用人单位,不是船员本人,所以不能支付给船员家属;至于船东互保协会的八万美元赔偿款,因为是补偿用人单位支付的50万元死亡赔偿金,故也不能支付给船员家属。

虽然死者家属通过其他船员了解到死者确实与用人单位签订了无期限劳动合同,但由于自己不持有一份劳动合同,故无法证明60万元商业保险的存在。关于船东互保协会的赔偿款,船员家属也拿不到已经赔偿的证据。

船员家属依据《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到海事法院申请海事证据保全,海事法院不予受理,还拒绝作出不予受理通知书;到劳动仲裁机关申请劳动仲裁,亦因为仲裁机构不予受理,走进死胡同;到用人单位的上级主管单位上访,得到的口头答复与用人单位沆瀣一气。

2、案例解析

1)劳动合同问题

《劳动合同法》第二条规定,事业单位的工勤人员也要签订劳动合同。本案的用人单位声称自己是事业单位,可以不签订劳动合同,显然是违反了《劳动合同法》。

2)工伤保险问题

《工伤保险条例》第二条规定,事业单位和政府机关的工勤人员均应当投保工伤保险以及其他社会保险。虽然用人单位没有为船员参加工伤保险,但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二款规定:“依照本条例规定应当参加工伤保险而未参加工伤保险的用人单位职工发生工伤的,由该用人单位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项目和标准支付费用。”

《工伤保险条例》的第六十二条规定是一个惩罚性条款,本案的用人单位没有为其船员参加工伤保险,亦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支付相关费用。此笔费用应当视为从工伤保险统筹区域的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的费用,而不应当视为用人单位自己对船员的赔偿金。

3)商业保险问题

《保险法》第三十九条明确规定,保险公司的赔偿款,只能列入遗产由其继承人按照《继承法》继承,船公司不得据为己有。

4)保赔协会的人身保险问题

船东互保协会的人身保险,是指用人单位自己向伤残船员本人或者死者家属按照劳动合同或劳务合同支付的赔偿金,而不是指按照《工伤保险条例》支付的赔偿金。另外,如果船公司在入会时已经与船东互保协会约定了伤亡赔偿金的数额,船东互保协会应当直接向伤亡船员或其家属支付该约定数额的赔偿金。

如果船公司因没有为船员投保工伤险,但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向伤亡船员支付了伤亡赔偿金,也不应将这笔赔偿金视为船公司自己支付的赔偿,因为第六十二条是一个惩罚性条款,应将这笔赔偿金视为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拨付的赔偿金。

5)综上,本案的用人单位将六十万元保险赔偿金和八万美元保赔协会赔偿款攫为己有是违反法律规定的行为,应予纠正。


二、中国法律关于船员的保险制度

1、《劳动合同法》

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二条的规定,凡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的企业,均应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从事海上运输的船公司是在工商部门登记设立的企业,在这些船公司的船舶上工作的船员,依法应当持有劳动合同,而不是劳务合同。

第二条二款还规定在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工作的工勤人员,亦应当持有劳动合同。工勤人员主要指门卫、司机、 厨师、清洁工和船员等等,例如在海关缉私船或者救助局专业从事救助船上工作的船员,由于其不受《公务员法》调整,所以应当执行《劳动合同法》。

依法签订劳动合同,可以保障船员享受到《劳动合同法》第十七条规定的社会保险,例如工伤险和医疗险等等。如果船员只是与船公司签订劳务合同,就必然丧失社会保险,因为劳务合同在中国法下属于无名合同,完全由合同双方意思自治。

2、《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

在司法实践中,《保险法》仅仅调整商业保险合同,对于船东互保协会的保障险没有拘束力,在具体操作中应当泾渭分明。这种操作方法是否正确,作者将另文讨论。

《保险法》第三十九条规定,投保人为与其有劳动关系的船员投保人身保险,不得指定被保险人及其近亲属以外的人为受益人。依据本条规定,船公司为其船员投保商业险后,被保险人(船员)死亡的,保险公司的赔偿款,只能列入遗产由其继承人按照《继承法》继承,船公司不得据为己有。

有许多船公司将商业保险的赔偿金替代工伤保险赔偿,这也是一种极为普遍的现象。其实工伤保险是中国船员依法享受的强制性保障,属于一级保险;商业保险是船公司为了吸引船员来本公司工作、安定船员情绪或者减少经营风险的一种商业手段,属于二级保险。当船员因公受伤或者死亡后,船公司应当在向船员及其家属支付工伤保险赔偿金的基础上,还应当将保险公司的赔偿款如数转交船员本人或其家属。

3、《中华人民共和国船员条例》

《船员条例》第二十五条和二十七条分别规定,船员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有关劳动合同的法律、法规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与船员签订劳动合同;并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参加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失业保险以及其他社会保险;船员用人单位应当为在运输有毒、有害物质的船舶上工作的船员,办理专门的人身、健康保险。

《船员条例》不仅是《劳动合同法》的下位法,亦是专门调整船员的特别法。既然调整劳动法律关系的两部法律均规定船员用人单位,应当签订劳动合同,就足以证明船员用人单位与船员签订劳务合同是一种违法行为,海事司法应当认定劳务合同为无效合同。

《船员条例》第二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船员注册、任职、培训、职业保障以及提供船员服务等活动,适用本条例。此条规定不仅包括在国有船公司和私营船公司的船舶上工作的船员,也包括在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所有的船舶上工作的船员。

按照《船员条例》的上述规定,在干散货船舶上工作的船员,船公司应当按照法律的规定,为他们办理具有强制性的一级社会保险;对于那些在运输有毒有害物质的船舶上工作的船员,还应当办理专门的人身、健康保险,即二级保险。对于运输有毒有害物质船舶一词的定义应当采扩张性解释方法解释,即凡是从事危险性较大的海上工作的船员,用人单位均应当为其投保二级商业保险。危险性较大一般是指在海关缉私船上工作的船员,因为经常与持有武器的走私团伙不期而遇,发生伤害或死亡的几率很大;另外在专业从事救助的船上工作的船员和在港口内的消防船上工作的船员等等,因其工作的危险性远远大于干散货船上工作的船员,所以也应当为其投保商业险。

海运行业还有一种有别于商业保险的保障险,即船东互保协会(P & I Club)向其会员提供的保障险。保障险属于最高级别的三级保险,但是必须由用人单位向船东互保协会提出入会申请,并缴纳一定的会费,船员才可以享受三级保险。

总之,一级保险是法定的,亦是强制性的,中国境内的所有船员均应当享受一级保险;二级保险对于在运输有毒有害物质船舶上工作的船员也是强制性的,但对于在干散货船上工作的船员,则是非强制性的,完全由用人单位和船员所签订的劳动合同确定是否投保商业险;三级保险则完全由船东根据营运需要,自由选择是否参加船东互保协会。船员亦可在签订劳动合同时,向用人单位了解是否已经参加船东互保协会。

4、《工伤保险条例》

《工伤保险条例》是一部行政法规,属于社会保险的一种,而且是强制性参保的一种保护船员切身利益的保险。当前有许多用人单位没有为船员参保工伤险,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发生工伤事故后,用人单位亦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计算并支付工伤赔偿金,但不能以第三人的民事赔偿替代工伤补偿金。

即使用人单位已经为船员参保工伤险,在船舶与它船发生碰撞而受到伤残或者死亡时,用人单位总是拒绝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认定工伤和申请工伤保险赔偿金;还有的用人单位从工伤赔偿金中扣减第三人的民事赔偿金。这些做法都是错误的,因为该条例第十四条对工伤认定明确规定,只要是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就应当认定为工伤。既然是工伤,那么用人单位就应当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法定程序,进行工伤认定,并申请工伤死亡赔偿金。至于第三人的民事责任,由伤残船员或者死亡的家属自行向第三人主张民事赔偿责任,与船公司无关。诚然,船公司应当协助船员家属向第三人索赔。

《工伤保险条例配套解读与案例注释》一书在解读第三十九条工亡待遇时列举了河南某法院的一个案例,即该法院撤销了河南省工伤保险中心关于工伤保险待遇的审批,法院认为在工伤保险赔偿金中扣减死者家属已经受领的交通肇事者(第三人)支付的人身伤害赔偿金的计算方法,没有法律依据,并责令河南工伤保险中心重新作出审批行为。 

 5、《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由于中国法律规定人的伤亡,赔偿权利人可依据合同,亦可依据侵权向赔偿义务人主张赔偿权利,故最高人民法院这一调整侵权法律关系的司法解释亦可调整因工受伤或者死亡的船员。

本司法解释对于劳动合同双方不存在适用问题,因为本司法解释第十二条明确规定:“依法应当参加工伤保险统筹的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因工伤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劳动者或者其近亲属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用人单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告知其按《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处理。”此条规定明确了劳动合同双方只能按照《工伤保险条例》处理工伤事宜。

但对于因船舶碰撞等原因产生的船员伤亡事故,船员或其家属则可以按照本司法解释向第三人主张赔偿权利,第十二条二款规定:“因用人单位以外的第三人侵权造成劳动者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请求第三人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十二条的两款规定存在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即当船舶碰撞责任是混合的,例如碰撞责任3/7开时,就必然存在《工伤保险条例》和本司法解释同时适用的问题;或者船员伤亡责任完全是第三人的过错造成的,用人单位是否就可以不承担《工伤保险条例》的赔偿责任?这些问题需要由《工伤保险条例》解决,但在具体适用时,经常出现适用上的偏差。

6、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外海上人身伤亡案件损害赔偿的具体规定(该法现已经被废止)

当中国船员发生人身伤亡损害赔偿案件,其主体、客体和法律事实具有涉外因素的,例如因与外轮发生碰撞等事故导致伤残或者死亡的,还可以适用本司法解释。

本司法解释的优点是赔偿额度高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例如,本司法解释对死亡赔偿金计算到六十岁退休后再加十年,最高可赔偿80万元。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则规定仅仅计算二十年的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亦是计算二十年。如果一名30岁的船员死亡或者伤残,按照国内的计算方法,50岁以后的赔偿就望尘莫及了。

7、保赔协会人身保险条款

中国船东互保协会2005年保险条款第五条(一)项对船员的承保风险规定:“对任何入会船船员的伤、病、亡的赔偿责任,以及因此项伤、病、亡而支付的医药、住院、丧葬费(包括尸体的运送费用)以及其他费用,包括该船员的遣返费用和派其他船员的替换费用。”

由于按照《工伤保险条例》赔偿给船员或其家属的经济补偿是从统筹区域的工伤保险基金拨付,而非由用人单位支付,显然这笔经济补偿不属于互保协会条款第五条(一)项所指的“赔偿责任”。即只有在劳动合同中约定的《工伤保险条例》以外的,且经过保赔协会认可的赔偿责任,而且是由用人单位自行支付的赔偿金或者其他费用,保赔协会才予以补偿。

入会船船东应当与互保协会约定船员伤亡后的具体补偿数额,这笔补偿金才可以构成第三级伤残或死亡赔偿金。当前许多船公司将按照《工伤保险条例》支付的经济补偿视为自己的支出,要求保赔协会补偿,这是一种即违法,又违反保赔协会保险条款的违法行为。

挪威船东互保协会(SKULD)1997年保险条款第九条关于船员的规定与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规定基本相同,唯一的不同点是SKULD规定互保协会可以将赔偿款直接支付给船员或者家属。

在《船东互保协会详解》(AN INTRODUCTION TO P & I)一书中,作者认为船东互保协会对船员的人身保险和其他诸如共同海损等财产保险的处理方法是不同的(Clubs differentiate between crewmen and others.) 。例如伤残船员或死亡船员家属可以直接起诉船东互保协会,向其主张民事赔偿责任;但对于货损货差和碰撞责任等的赔偿则只能支付给会员船东。但由于中国法律将船东互保协会列为社会团体法人,而非企业法人;又因中国船东互保协会的组织形式是舶来品,至今在组织形式上和法律制度上也没有走上正确的轨道,即未与外国船东互保协会接轨。例如,全球13家保赔协会早已组成世界保赔集团,中国船东互保协会至今也未被接纳,其原因不得而知。

8、《2006年海事劳工公约》

中国海员建设工会参与了草拟和修订《2006年海事劳工公约》的工作,虽然中国政府尚未参加该公约,但在草拟《船员条例》时参考了部分公约的内容。从中国船员的立法现状看,《船员条例》没有将《2006年海事劳工公约》中那些很重要的法律规范移植到《船员条例》中来。例如,《2006年海事劳工公约》标准A2.1条规定:

(c)有关船东和海员应各持有一份经签字的海员就业协议原件;

(d) 应采取措施确保包括船长在内的海员在船上可以容易地获得关于其就业条件的明确信息,并且这些信息,包括一份海员就业协议的副本,还应能够供主管当局的官员,包括船舶所挂靠港口的官员查验;

(e) 应发给海员一份载有其船上就业记录的文件。如果集体谈判协议构成海员就业协议的全部或一部分,该协议的一份副本应保留在船上。

《船员条例》显然忽略了劳动合同双方应当各持一份合同正本的公约要求,而这一点恰恰是中国船员劳动市场的软肋。笔者认为《船员条例》还应当进一步规定,如果用人单位拒绝签订劳动合同或劳务合同,或者虽然签订了合同,但拒绝由船员持有一份合同,发生劳动纠纷后,以劳动者的口述作为合同的内容。这种法律规范或许会促进中国的海员市场切实向法治化进程迈进。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中国船员的保险制度尚未健全,用人单位、海事司法和交通主管机关均应加强《劳动合同法》和《工伤保险条例》的学习和宣传,在中国水运市场进行一次劳动法宣讲和培训势在必行。这对中国水运市场的法治化必将起到推进作用。

(本文摘自北京市灏礼默律师事务所王沐昕律师《中国船员保险制度评析》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