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登录航运在线!
首页|中介担保|团购|租船|船舶买卖|船员招聘|英才|备件物料|船管|物流在线|保险|资讯|指数|会展|工具|蓝页|航运情报|航运论坛
资讯说明

船员招聘网“船员市场资讯”提供与船员相关的权威资讯,最新的船舶资讯、最精彩的船员经历、最全的国际航运信息,尽在船员市场咨询栏目。敬告广大船员朋友们:查看最新的船员及相关资讯,不用东奔西走,赶紧来“船员市场资讯”。

船员市场资讯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船员市场资讯 >> 六旬船员海上失踪之谜

六旬船员海上失踪之谜

发布时间:2013-11-21 9:06:50 阅读:1179

 9月25日晚7时许,一艘渔船行至徐闻外罗雷塔线海域时沉没,船上三人全部落水。其中,一名船主和一名船员获救,另外一名船员邓同兴失踪。至今,时过将近两个月,还没有发现失踪者。

    针对失踪之因,失踪者家属和船主各执一词。家属坚称船主不顾沉船危险,要求邓同兴下舱堵漏,才酿成悲剧。船主声辩当时风高浪急,船只禁不起大浪拍打导致沉没,三人全部落水,站在船头的邓同兴被大浪卷走,不知去向。

    近日,记者走访多方,试图了解情况 。

    悲剧:渔船沉没,一人失踪

    本月13日,记者来到雷州东里镇后葛村村民陈和英家,悲痛的气氛笼罩着这一家,每个人的情绪都十分低落。不久前,这一家的顶梁柱邓同兴消失在茫茫大海中,至今杳无音信。

    9月25日,船主杨通和同村的温妃二各自驾驶渔船,按照预定航线从雷州企水港出发,途经徐闻外罗海,返回雷州东里。当时,杨通的渔船上还有两名船员,一位是刘德,一位是今年62岁的邓同兴。

    孰料,杨通的渔船行至徐闻外罗雷塔线海域时,发生沉船,邓同兴沉没在大海中。

    当地渔民说,雷塔线海域海情复杂,危险重重,以前曾发生过多起沉船事件,一些货轮也难逃厄运。

    杨通告诉记者,温妃二渔船的马力比他的大得多,为了早点回到家,温妃二的渔船就牵引着他的渔船加速前进。但快要进入雷塔线海域时,牵引绳断了,自己驾驶的渔船出现故障,方向盘失灵,控制不住方向。他们重新结好牵引绳继续行驶,到事发地时,又逢风高浪急,连续遭遇两次大浪猛击,他的渔船经受不住,最终沉没。

    杨通还说,当渔船遭受第一次大浪冲击时,邓同兴站在船头疾呼救命,不料,第二次大浪紧随其后,将邓同兴卷走。而自己和另外一名船员刘德落水时,慌忙中抓住船体上的漂浮物,最终被温妃二渔船搭救,才幸免于难。
 失踪者家属:漏水严重,却不舍船保命

    杨通认为,沉船原因是船体抵挡不住汹涌的大浪,邓同兴是被大浪卷走的,他始终坚决否认沉船是渔船严重漏水、不舍弃船保命所致。

    这番说法遭到邓同兴家属的强烈质疑。他们告诉记者,归途中,杨通驾驶的渔船严重漏水,杨通要求刘德在船头抽水,同时叫邓同兴下舱用纱布堵漏。不顾渔船会被大浪打沉的危险,坚持开船前进,终酿成大祸。

    后葛村一名村干部透露,船员刘德告诉另外一名干部,杨通的船还牵引着刚买回的一只破旧小渔船前进,途中牵引绳发生几次断裂。为此,杨通调头去接牵引绳,接绳过程,小渔船与杨通驾驶的渔船发生多次碰撞,从而导致船头漏水。刘德下舱堵漏,但由于漏口大,未能阻止海水往舱中灌注。见此情景,刘德劝杨通弃船保命,同时向同行的温妃二呼喊救命。温妃二也建议杨通赶快登上他的渔船,但杨通却不听劝告,继续开船前进,并叫邓同兴继续堵漏抽水。

    孰料,一个大浪无情地吞噬过来,整个船头沉入海中,邓同兴就这样消失在浪涛滚滚的大海里。

    雷州东里镇镇政府一名领导告诉记者,由于要牵引一只新买的破旧小渔船,使得杨通的渔船负荷过大,在快进入雷塔线海域时又发生了故障。幸好温妃二驾驶的渔船马力足够大,牵引着两艘渔船行驶。在途中,由于徐闻海域风浪大,船体摇晃幅度大,十分危险。温妃二多次提议切断小渔船的牵引绳抛弃小船,否则大家都有生命危险。杨通却要求温妃二暂且牵引着,看情况再做决定。

    无奈,温妃二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拖着两艘船行驶。行至雷塔线时,温妃二发现杨通的渔船漏水严重,牵引难度骤然增大,再次建议杨通舍弃两艘船,三人上温妃二的船,保命要紧。如此危急情况下,杨通只切断了小渔船的牵引绳。同时,叫船员邓同兴和刘德继续堵漏抽水。最后,大浪猛扑过来,杨通的渔船快要沉没时,温妃二为了保住自己渔船的安全,无奈切断杨通渔船的牵引绳。三人落水,最后只有杨通和刘德获救。
   失踪者家属质疑:无牌无证行船

    邓同兴的家属说,杨通驾驶的渔船无牌无证,属于非法作业。

    记者就此事采访了杨通,他坦承,出事的渔船所挂的牌证属于另外一个渔民,但之前二人已达成协议,这个牌证明年就转让给他。谁料,牌证还没有转让到手,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另外,邓同兴的家属还告诉记者,事发第二天,杨通向三吉边防派出所报警说:“出事渔船是邓同兴经营的,他(杨通)是打工者”,三吉边防派出所向后葛村书记卓超林调查事实时,卓超林告知干警,杨通才是船主,邓同兴是打工者。

    记者致电卓超林核实此事。卓超林说,他没有接受过派出所问话,也没有向派出所说过此话。他说:事发第二天,东里渔政人员和村干部一起出海搜寻。其中,一名渔政人员误认为船主是邓同兴。听之后,卓超林当时马上纠正说,杨通是船主,邓同兴是打工者。

    采访过程中,邓同兴的家人告诉记者,令他们气愤的是,事发后杨通没有及时报警求救,也不打电话给他们,而是与温妃二等人驾驶渔船回家。晚上近10时,他们才知道邓同兴落水失踪的消息。

    杨通告诉记者,自己落水获救,站在温妃二的渔船上缓过神来后,发现邓同兴并没有救上来,当时很心急。随后要求船上其他人拨打110报警电话,并致电他的家属,要求他们将事实告诉邓同兴的家人。紧接着,他们一直在沉船海域找寻,大概持续了一个小时,没有结果,才开船回家。

    东里镇镇政府一名领导告诉记者,经调查,杨通当时拨打了报警电话。当晚接警后,徐闻渔政和边防所很快就出警营救了,也没有发现失踪的邓同兴。
  救援:多次出海搜寻未果

    东里渔政中队中队长吴育辉告诉记者,事发当天,他在雷州城办事,晚上在距离南渡河不远的家中。当晚10点半左右,他接到上级的电话,告知此事,要求前去救援。他随后致电相关人员在南渡河集中,乘坐两艘快艇驰飞向事发地。

    当飞艇达到东里镇后葛村海域时,一艘快艇水箱漏水,无法前进。此时,海面上风大浪急,险象环生。见此,吴育辉致电上级报告现状,得到的回复是继续停留半小时,看风浪是否减弱再做决定。后因风浪过大,他们无奈返航。返回南渡河时,已是凌晨3点。

    事发后第二、第三天,东里渔政和村干部继续派人前去搜寻,依然找不到失踪的邓同兴。

    事发第十天,杨通花两万元买了一艘渔船,请私人打捞队继续前去找寻,连续三天都没有发现邓同兴。

    记者了解到,目前双方还在就经济赔偿进行协商。
 专家说法

    (湛江市委党校法学教研室讲师 张会永)

    雇工关系中人身损害赔偿责任及数额的确定

    本案中,双方之间的法律关系应认定为雇佣关系。

    《劳动法》第二条对该法的适用范围规定得十分明确,即用人单位主体必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国家机关、事业组织和社会团体等。由于个人雇工的雇主是上述用人单位以外的主体,故其雇主与雇工之间的纠纷不适用劳动法的有关规定,也就是说,它不能按照劳动争议的解决方式去解决。

    因此,当个人雇工人身损害赔偿在适用程序上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108条的规定作为民事诉讼直接由人民法院受理。

    目前,在司法实践中,对于个人雇工引起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的处理,普遍地做法是适用过错责任原则,按一般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处理,根据雇工的过错程度确定雇主与雇工之间的责任分担比例。所依据的法条是《民法通则》第119条和第131条。分别为:“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

    具体责任认定与赔偿数额的确定,可以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来进行,该解释第十一条明确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后,可以向第三人追偿。”

    该解释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

    第二十九条:“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该案中,受害人的家属可以依照上述法律规定及相关司法解释进行索偿,但是,如果进入到司法程序,还需要先对被害人涉及到宣告死亡等事项,否则,被害人的生存状态无法认定。因此,双方当事人最好能够先协商进行,协商基础可以参照上述法律规定,但如果实在不能达成赔偿协议的,被害人亲属可以向人民法院起诉。

更多信息请关注航运在线船员招聘网
第七届我最信赖的船员服务机构及船员培训学校评选活动正式开幕,
详情地址:
http://crew.sol.com.cn/marketing/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