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中介担保|团购|租船|船舶买卖|船员招聘|英才|备件物料|船管|物流在线|保险|资讯|指数|会展|工具|蓝页|航运情报|航运论坛
资讯说明

船员招聘网“船员市场资讯”提供与船员相关的权威资讯,最新的船舶资讯、最精彩的船员经历、最全的国际航运信息,尽在船员市场咨询栏目。敬告广大船员朋友们:查看最新的船员及相关资讯,不用东奔西走,赶紧来“船员市场资讯”。

船员市场资讯搜索
相关报道
当前位置:船员招聘网 >> 船员市场资讯 >> 对话海鸥对战台风 他们的奇幻航行(组图)

对话海鸥对战台风 他们的奇幻航行(组图)

发布时间:2016-3-18 9:01:26 阅读:736

傅爱国当年出海的工作照。(采访对象提供)
傅爱国当年出海的工作照。(采访对象提供)
尤敦强拍摄的航海外景。(采访对象提供)
尤敦强拍摄的航海外景。(采访对象提供)
(资料图片)
(资料图片)
国际航海日
国际航海日


  文/广州日报记者李传智 通讯员邓敏、刘德胜

  明日是国际航海日,也是世界海事日。昨日,现在佛山海事部门工作的几位高级海员通过一连串有趣、惊险的讲述,回忆了各自的航海工作经历,由此揭开海员这一特殊职业的神秘面纱。

  原来,海员这个令人向往的职业背后,除了环游世界的浪漫,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辛苦和艰险,与台风较量,也是他们的“家常便饭”。

  他们的职业:月薪高达数万却不知道怎么花

  佛山地处内陆,与海无缘,海员这个职业尤为陌生。但在许多人眼里,高级海员是一种不错的职业,他们能够环游世界,成为一个航海家,有时还能捎回来各种各样的舶来品。昨日,曾担任过油轮船长的傅爱国就说,近年来高级海员工资已与国际接轨,基本上为1万美元/月。早在几十年前,实习海员的工资就已达5000元/月,“曾经有海员实习一年就可以回家买房”。

  更值得的一提的是,海员并不是全年上班制,他们基本上一年工作6~8个月,其他时间就归自己支配了,“自由时间虽然工资没那么高,但可以领基本工资,还有年终奖”。傅爱国介绍,除了工资高,在船上的物质条件还不错。“高级海员每人有卧室、卫生间、办公室、洗澡间、沙发、冰箱等,普通海员也有卧室、卫生间、洗澡间等,船上生活设备甚至比陆地上要好,连水龙头都具有恒温控制功能,船上全天有热水供应。”

  海员每天在船上工作8个小时,曾有8年航海经历的高级海员尤敦强介绍,“这种职业与陆地上的职业有所不同,他们一旦下船就各奔东西,所以他们有时候不知道有钱怎么花,因为与非同行的朋友聚会,有时话题都不投机,无法聊到一块去”。

  佛山高级海员很“稀有”

  据佛山市海事部门介绍,在海轮上工作的人员统称海员,海员按航线分为甲乙丙丁类,而甲类海员可环绕全世界航行,又称国际海员。在轮船上从事管理型工作的海员叫高级海员,又称干部海员。据省海事部门统计,在广东在册的高级海员仅13470人,佛山则更为稀少。不仅如此,近年来船员数量有减少趋势。有数据称,截至2014年11月,广东辖区共有11万注册船员,与“十一五”末的20万名相比,减少了近一半。

  另一数据显示,近年来广东海船船员年培养人数1000多人,仅占全国的5%,年培养内河船员仅数百人。为何海员工资待遇好,却如此“稀有”?昨日受访的几位资深海员认为,原因比较复杂。傅爱国分析,一方面是海员工作的特殊性,现在独生子女较多,长辈大都不希望孩子去从事这种风险高而且长期不在身边的工作;另一方面,陆地上的工作岗位多了,工资也不比海员差,所以海员的职业吸引力就逐渐降低。

  与这一现状矛盾的是,报考海员的学生,就业率一直稳定在100%,2003年毕业的航海专业毕业生,招聘单位与应聘学生的比例竟高达8:1。而这几年生源却逐年发生结构性的变化。据几位海员回忆,“起初,报考海员相关专业的生源,以沿海城市居多;之后,生源以中西部地区为主;而从近年来看,生源一直在西北部推广,沿海城市的生源已相对较少。”

  饱览最美梦幻风景,满肚子却是冷冻食品

  采访中海员们用了许多形容词赞美他们看过的风景,“那片海,在没有风时,湛蓝湛蓝的,像一面梦幻的镜子”;“我同事捕获的海参,足足一米多长,贝壳足足一米多高”……但饱尝美景的他们,一谈到海上饮食,就忍不住吐槽。

  拥有10多年航海经历的沈良东回忆,考虑到异国物价偏高,有的出海轮船甚至需要备足一年的食物,而这些食物大都是需要冷冻保鲜的。“我们带上船的叶菜,一般一星期后就变质了,而之后只能吃冰冻的肉,还有土豆、萝卜,每次回来后看到土豆萝卜都想吐。”不是说可以打捞海鲜吗?其实并不是。傅爱国介绍:“每艘大型船只出海,都有日租金的,大型轮船过去租金高达2万美元一天,我们除了靠岸后稍作休息补给,其他时间必须马不停蹄地航行。”

  十几厘米厚的消防炮管,巨浪一拍就被削平了

  当一艘船一出港,海员的命运便与大海紧紧相连。在一艘数百米长的油轮上,海员们必须无所不能。傅爱国说,“在大学里,我们就学得很杂,不仅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得自学医学,甚至到医院里培训实习”。而回到船上,这些技能都成为他们应对大海的各种能力。有一次,傅爱国在湿滑的甲板上摔倒,距离像刀片般锋利的铁板只有一拳之隔,至今想起来都觉得后怕。他还回忆说,“你无法想象大海的浪有多大威力,它甚至有一次能将我们船上一根十几厘米粗的消防炮给削平了。”

  2002年的工作经历沈良东特别难忘。那次,他们驾驶的一艘七万吨货轮冲进了风力12级的台风中心。幸运的是,丰富经验的海员们全力突围,最终躲过一劫。

  海鸥飞过都想和它说话

在昨日的采访中,这几位曾经在船上度过无数日夜的高级海员,并不觉得航海是一件多么浪漫的事。事实上,“许多海员一上船就感到焦虑,因为未来几十天,甚至半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将和寂寞相伴。”由于海员普遍为男性,而且船上通信、娱乐生活也不丰富,每个人都在重复单调的事,消遣时光的方式少得可怜。

  傅爱国记得,他在海上最长的一次航行历程超过上万海里,一待就是四十几天,感觉既寂寞无聊又空虚,而心理上的调节只能靠自己。高级船员尤敦强将这种“寂寞”视为一种病,“即便回到岸上找朋友聚会,你也会发觉和其他人没有共同话题可聊,有研究称长期的航海作业还会在退休之后留下抑郁的职业病。”沈良东则感触更深,他说,“当自己觉得在海上十分寂寞时,连头顶上飞过一只海鸥,你都想和它聊聊天。”傅爱国认为,对于海员来说,每次出海,最煎熬的便是第一个月和要回家前的最后一个月,这两个时间总是让人坐立不安。